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封堆日本避免核灾难的一张牌

2018-10-28 11:49:59

封堆:日本避免核灾难的一张牌

日本核安全机构3月20日说,福岛核电站3号反应堆内部压力再次上升,更多放射性气体可能外泄。这意味着先前向3号反应堆注水的努力并未取得理想效果。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保安院18日刚宣布,把日本大地震引发的东京电力福岛核电站1至3号机组的事故等级定为国际核能事件分级表(IN ES)第三位的“5级”。

由于之前日本官方依靠洒水降温方案效果不佳,而目前供电输冷水降温是否能有效实施尚不确定,所以通过混凝土物质封锁反应堆的方案被紧急提出。业内人士分析,封堆有可能成为日本压制核辐射的一张牌,但鉴于切尔诺贝利实施的封堆效果来看,该措施在操作中将有很多难点,日后还会出现不可避免的高昂代价。

封堆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除了经济上的代价,日本政府如果选择封堆还得承担政治和心理上的风险。

由于人类历史上只有切尔诺贝利事故采取了封堆,所以大多数专家在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时都提及了这一孤例来参考可能发生的日本福岛核电站封堆。

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夏益华认为封堆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封堆的代价很大。“首先需要大量的物资和资金,其次在技术上也会存在一定困难,福岛核电站靠近海边,现在内部热量很高,具体损毁情况不清楚。”

图为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封堆“石棺”。资料照片 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总工程师柴国旱表示封堆是一项浩大的工程,花费巨大,需要精心的准备、设计和施工,“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当年切尔诺贝利核电厂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完成。”

也有专家认为除了经济上的代价,日本政府选择封堆还得承担政治和心理上的风险。

“就我看来,封堆还有政治和心理上的影响。如果封堆,就像在广岛和长崎立纪念碑一样。”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表示。

有分析称,如果状况难以改善,坏的打算就是水泥封堆,那不仅意味着时间和金钱的庞大投入,还意味局部地区的弃用。以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为例,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曾说,为应对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带来的后果,截至“封堆”时乌政府在核泄漏事故的善后事务上花费高达150亿美元。预计到2015年,乌政府还将为善后耗资1700亿美元。

据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资料显示,1979年美国三里岛核电站事故损失约20亿美元。 就在本月16日,乌政府高级官员还表示,为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石棺”加装“钢外套”的工程资金短缺。这项工程预计耗资3.55亿美元。完工后,乌克兰计划在“钢外套”内拆除“石棺”和反应堆、处理残余乏燃料。

国家核应急协调委员会研究员冯毅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如果封住出问题的四个堆的话,至少是四倍的工程量,而且程度还要复杂,将来长期的维持费用也非常高昂,把这四个堆封上,至少也得一年半载,需要采取庞大的工程措施。在它这个厂址上,可能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难题是,解决现有构筑物基础部分的渗漏问题。如果真的对核电站的1到4号机进行封堆,这肯定是日本政府做出的一个比较重大的决定,至少座核电厂4个机组肯定是报废了,而且将来封完堆以后还要在适当的位置要进行长期的余热排出,并实施一整套工程和监护措施。”

据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官方粗略计算,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对受灾地区造成损失额超过4000亿美元。 曾付出大量人员的生命代价

50万人的悲惨故事令人鼻酸,而他们冒死搭建的“石棺”现在也仅能疲软地阻止着辐射泄漏,其围墙结构也开始逐渐破败。

更为严重的是,大量操作人员的生命付出也是切尔诺贝利事故封堆的高昂代价。

资料显示,1986年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进行封堆的相关50万人员的心脏、胃部、肝肾以及神经系统全部出现疾病,其中超过一半的人已经死亡,另外20万人因辐射而严重伤残且余生将饱受病痛折磨。这些现象被专家称为“切尔诺贝利症候群”。

当时,政府动员这批人搭建“石棺”将反应炉封闭,不过这些工作人员全然都不知道辐射的危险,在缺乏防护的情况下,无辜地受污染死去。对于前苏联政府而言,核能工业代表国力与经济的兴衰,因此在切尔诺贝利反应炉爆炸后,官方立即将资讯封锁,就连核电厂附近的居民也不了解事态的严重性,而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被送离家园。接下来,政府运用人海战术,动员工作人员清理辐射残渣、消防员灭火,他们中的很多人只穿着一件20公斤重的铅衣,穿梭在高浓度辐射的环境中;在这批参与救援任务人员中,不少人在任务结束后数周,就因吸收大剂量辐射而去世。

事后,苏联官方承认有近4000人因辐射引发的癌症或白血病死亡,但绿色和平组织估计实际人数远远大于该数字。其余存活者至今仍深受其后遗症所苦。50万人的悲惨故事令人鼻酸,而他们冒死搭建的“石棺”现在也仅能疲软地阻止着辐射泄漏,其围墙结构也开始逐渐破败。有专家预测,若新的安全防护工事“方舟”迟迟无法动工,切尔诺贝利地区将再度面临核幅射危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核电专家告诉《经济参考报》,不光是核事故发生后封堆要付出巨大代价,若要保障核电安全,核电站的成本造价也需要考量。“与火电等发电形式不同,核电的燃料成本远低于煤炭之于火力发电的成本,但建设核电站的一个更大成本在于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