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醇香豆腐花

2019-04-15 12:42: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去一家新开的饭店吃早餐,欣喜地发现店里还有豆腐花卖。遂要了一碗,那洁白如脂的豆腐花,配上翠绿的香菜,盛在素白的圆形小瓷碗里,升腾着一股热热的气味,轻轻啜一口,满口豆香,滋味悠久。喝着豆腐花,记忆刹那间翻滚而来,我想起了父亲做的豆腐花。

少时岁月,眷恋父亲做的豆腐花。记得每一年春季,父亲就在自家的田边地角,见缝插针地种下黄豆,闲暇时给黄豆施肥除草。到了秋天黄豆收割时,父亲就会利用农闲之日打一锅豆腐花。

“旋乾磨上流琼液,煮月档中滚雪花。”做豆腐繁琐,很费时费力。父亲先提前一天将豆子泡上,第二天凌晨把泡好的豆子放磨上推。在石磨转动的吱嘎声中,渐渐地就有乳白色的汁液从石磨的下方流淌出来,聚集到下面的大钵里。待黄豆磨成了豆桨后,父亲用已烧好的开水稀释豆浆,在大锅上架上过箩用的细纱布,将豆腐渣过出来,细豆浆留在锅里。将豆浆烧开后,父亲拿舀子开始点卤水,俗语说:“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看着乳汁渐渐集合,结成带有花边的块状,那一团团,像白云,似雪花,那便是豆腐花。

做好的豆腐花浓郁的香味在屋子四周弥漫,馋得我们垂涎欲滴。父亲微笑着给我们盛上一碗,上面再放点香菜、腌萝卜丝和辣椒油。那白的豆腐花、绿的香菜、黄的萝卜丝、红的辣椒,红白黄绿交相浸染,香气4溢,十分诱人。舀一勺吃在嘴里,丝丝辣香,淡淡鲜味,浓郁的豆香,一口又一口,欲罢不能,一会儿工夫,一碗豆腐花就滑下了肚,,再借着豆浆“溜溜缝”。一碗醇香美味的豆腐花,给了少时的我们贴心贴肺的幸福。

俗语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本意就是做豆腐要时间长,每次做豆腐,父亲就要忙活1凌晨。看我们吃得香甜,头上冒着细密汗珠的父亲在旁边“呵呵地笑,别提多开心了。对疼爱我们的父亲而言,只要孩子们快乐,再苦再累也值得。

时光荏苒,我一直没改变吃豆腐花的喜好,豆腐花承载着我少时的味蕾记忆。少时的记忆犹新,但时期在快速发展,如今的豆腐花,基本上弃用了传统辅料“卤水”,改用石膏和葡萄糖桨辅料“点豆腐”,吃起来总是找不到那醇香的豆腐花味道。我知道,年少时那美味的豆腐花,凝聚了父亲辛苦的汗水,是因为父亲浓浓的爱,熔化在里面,幸福醇香,让人回味,至今难忘。(刘丽桃)

常见诱发心衰的原因
防止腰痛做什么运动
扭伤用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