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柴油荒VS反垄断放开进口权是治本之策同

2019-01-10 19:19:19

  柴油荒VS反垄断放开进口权是治本之策

  久旱逢甘霖?一滴!

  在宁波当地一家漆业公司开车的杨先生就遭遇了这样的窘境。“有时候眼看排到了,结果加油站突然表示没油了。”昨天他向《财经》诉起了苦。都是“柴油荒”闹的。新华社在描述目前我国多座城市所遭遇的“柴油荒”时所用的定语是“前所未有”。如果更多企业拥有原油和成品油的进口权,会不会是另外一番景象

柴油荒VS反垄断放开进口权是治本之策同

  眼看排到了却没油了

  “我每天的件事不再是像以往那样跑货拉货,而是忙着搜寻有柴油的加油站。”杨先生所在的宁波市海曙区好几个加油站都无油可卖,而其他加油站也是断断续续地供应柴油。

 示意我会拿给他 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近日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南部已有2000多家民营加油站因缺油而停业,广东、江苏、浙江等省这一数字均高达几百家。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石油业商会的监测显示,北京、上海、重庆、大连、合肥、武汉等大城市,也都出现了柴油紧张的局面。

  卓创资讯分析师刘锋认为,今年这场“柴油荒”集中在沿海东部及北部,这与部分省市采取限电有直接的关系。而且,今年主要是缺柴油。

  此外,过去出现“油荒”和涨价预期也有关联。如果国际油价在一段时间内飙涨,那么部分炼厂、批发商会趁势囤积汽柴油,等到涨价之后再对外销售。但近汽柴油零售价刚进行了调整,国内柴油紧缺的问题却并没有得到缓解。

  批零倒挂也决定了民营加油站不可能高价进柴油来卖。

  供不上油给杨先生带来了很多烦恼。昨天下午,他总算在宁波市区找到了一家中石化与BP公司联营的加油站,排队就花了两个多小时。“有时候眼看排到了,结果加油站突然表示没油了。这样一耽误导致工厂货运的周转速度也慢了很多。”窝火的并不只有他一个人。

  在江苏南京,浙江的宁波、杭州等地,绝大多数加油站实行限量加油,一次只能加100元到300元。在湖州市320国道附近的一家加油站,一位正在排队等待加油的集装箱半挂车司机无奈地说,自己的车加足少得1500元,但跑了几家加油站,不是没油就是限量加油拉丝机械,要再加还得换一家加油站重新排队。

  拉闸限电惹的祸?

  活菌制剂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一些地方突击式限电,是导致柴油供不应求的关键。

  根据国家“十一五”规划,我国单位GDP能耗在5年内必须下降20%。今年5月初,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确保实现“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的通知》,“对未完成任务的地区、企业集团和行政不作为的部门,都要追究主要领导”。

  据新华社报道,为在今年底,也就是“十一五”的底限完成节能减排目标,不少地方纷纷出台拉闸限电政策。从9月起,广西、广东、江苏等省区开始对部分企业实施强制性拉闸限电或提高供电价格。广西不仅对落后产能实行限电,一些节能水平较高的企业也准备部分停产。

  而在民营经济的发端地温州,部分地区企业每开工1天,就要停电2~4天。我国小商品市场所在地浙江义乌,从8月26日开始,全市分片区实行工业用电供两天限一天的政策。

  一家农产品深加工出口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企业每个月的实际用电量是15万千瓦时,但当地但妻贤子孝给他的用电指标仅为每月6万千瓦时。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他花了20万元买了台柴油发电机来保障生产用电。

  企业用电受限之后,为了赶生产、保进度,纷纷采取自发电的形式,在一定程度上对柴油形成较大的需求量。中石化嘉兴分公司商业客户部经理朱严松估算,仅嘉兴地区各家企业用在自备发电上的柴油,每个月就要增加上千吨。

  油源进口资质待放宽

  企业增加供应,中大自然的奇迹间商盘货存货,终端加油站完善服务,各方应急终会缓解目前的局面。但如何从体制上入手以防范“柴油荒”再现?

  首先便是成品油储备的完善。

  目前,中石油、中石化等企业都没有足够的商用储备。比如中石油在甘肃张掖的常用柴油储备为2000吨左右,而中石油上月在当地的柴油销量约为2万吨。这种配比在国金证券研究员刘波看来并不是特别高。

  刘波建议,应该准备一项比较完整的战略储备计划,比如将每月的储备油比例保持在20%甚至更高。

  息旺能源分析师廖凯舜进一步指出,解决“柴油荒”的根本方式之一还在于要放开原油、汽柴油的进口采购资质,增加社会的炼油与批发能力。

  原油进口权目前控制在中石油及中石化等少数几家石油公司手里。在山东当地生产的一些地方炼厂并不容易拿到国产及海外原油,他们通常的做法是直接从国外进口燃料油来炼汽柴油。

  但燃料油被加征了1元/升的消费税之后,采购燃料油的成本较采购原油更高,其炼油的毛利显然不如国有炼厂。如果原油价走高,地炼在考虑到成本、市场因素之后,炼油积极性也不会太高,有可能加剧供需矛盾。

  成品油进口权同样握在中化集团、中国联合石油、中国国际石化联合有限公司以及珠海振戎等4家公司手里,因而即便是国内柴油需求激增,想要买入大量海外柴油救急,也没有更多的渠道。

  实际上,打破垄断坚冰的曙光已现。

  5月“新36条”(《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公布后,6家民营企业首次获准介入国家石油战略储备。

  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会长赵友山此前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如果民企有机会再进入国家石油商业储备体系,由于商业储备体系中企业具有主体地位,可自主储运购销原油,这将意味着民企有望借道这一储备体系而成功获得期盼多年的原油地埋式一体化设备油源。

广州东芝加盟代理
长沙裁断机品牌大全
大连delixi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